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報道

[農民日報]聚“體系”之力 強農業“筋骨:看科技如何支撐農業高質量發展

【字體:

  盛夏時節,走進農產品市場,畜禽水產、蛋奶蔬果,應有盡有。近年來,隨著人民生活的不斷提高,我國農產品品種越來越豐富,優質農產品數量不斷增加。農產品市場供應充裕、品種豐富的背后,是國家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的有力科技支撐。2008年起,農業農村部與財政部全面啟動了50個國家級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既囊括了水稻、玉米、生豬等大宗農產品,也涵蓋了與農民收入密切相關、但較少關注的食用豆、荔枝、水禽等特色農產品,既包含了谷子、糜子、茶葉、蠶桑等有著悠久歷史的傳統產業,也涉及了木薯、啤酒大麥、釀酒葡萄等新興加工原料的農產品,統籌了現代農業的大小產業,兼顧了全國性和區域性產業,協調了國內優勢產業與國際優勢產業。50個現代農業產業,每一個產業都有一支服務國家目標的科技隊伍,分布在產業的各個環節和各主產區,不斷推動農業實現高質量發展。

  打破藩籬,凝聚智慧形成農業科技合力

  現代農業要快速發展,必須要打通科技與產業之間的通道,必須要依靠科技打造經濟發展的新引擎,促進農業質量效益和競爭力的不斷提升。而科技資源分散、協同創新不夠、產學研脫節、國家需求難以有效滿足,是長期以來農業科研領域的深層次問題。也正因如此,農業科技需要一種全新的機制來滿足多方訴求。在這樣的背景下,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應時而生,整合現有科技資源,做好產學研結合,推動農業科技創新能力邁上一個新臺階。

  體系按照全國一盤棋的思路,以農產品為單元,以產業為主線,打破部門、區域界線,集聚全國科研力量,進行共性技術和關鍵技術研究、集成、試驗和示范等。每個體系都由業內頂級科學家擔任首席科學家,并按照產業鏈條環節設置了遺傳育種、病蟲害防控、栽培與養殖等領域的崗位科學家,在主產區設立若干綜合試驗站。來自全國800個中央和地方農業科研、教學、企事業單位的2600位農業科研人員,匯聚在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進行科技攻關,建立了從產地到餐桌、從生產到消費、從研發到市場一體化的創新鏈條。

  “以前同行是冤家,科研人員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很少共享種質資源,現在搞育種的拔尖人才都集中到體系中,針對行業共性問題協同攻關,勁往一處使。育種專家爭相把材料送給別人,讓對方進行異地鑒別和做親本加以利用。崗位科學家與試驗站對接,使專家的成果有了去處,試驗站的技術有了來頭,大家互相依存,誰也離不開誰!”提到體系帶來的變化,國家大豆產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韓天富感觸很深。

  在水稻體系科學家的共同努力下,我國水稻育種關鍵技術獲得突破,在產量、品質、抗性上均有提升。特別是水稻體系研發的“龍粳系列”品種,占黑龍江省水稻總面積的50%,徹底打破了日本品種“空育131”一品獨大的局面。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農業農村部推介的主導品種、主推技術一半以上是由體系研發的,大幅度提升了我國農產品綜合生產能力。

  大豆體系培育的品種占全國大豆品種推廣面積的50%以上。油菜體系選育的80多個具有雙低、高油、高產、廣適、早熟、抗逆、適宜機收等特性的新品種,全國示范推廣面積超過3.6億畝。柑橘體系將新品種培育、果園改造、病蟲害防控等技術進行系統集成,徹底改變了我國柑橘產業傳統生產方式,使我國柑橘供應期從原來的3個月延長到10個月,擺脫了市場對國外品種的依賴。

  在體系成立之前,蛋雞品種80%以上依賴國外,經過蛋雞體系在育種、繁殖和高效生產方面的技術攻關,使國產蛋雞品種市場占有率從30%提高到50%以上,也擺脫了對進口品種的依賴。肉羊體系研發了“巴美肉羊”,突破了國內沒有專用肉羊新品種的局面。

  經過12年的建設與發展,國家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優化了我國農業科研對產業支撐的資源結構,推進了現代農業穩步發展和轉型升級,成為科技支撐現代農業產業的核心力量。

  穩定支持,以產業為導向加速成果應用

  競爭過度、穩定不足是我國傳統科研投入方式的弊端之一。科研人員普遍反映有“恐慌感”和“不安全感”,就是因為科研經費沒有穩定預期,擔心“有了這頓沒下頓”。為了不再讓科技專家成為社會活動家和財務專家,忙于跑項目和交賬,體系給予科技工作者長期穩定的經費支持。

  農業農村部科教司司長廖西元認為,長期穩定的經費支持是體系的一個亮點,實現了方向、隊伍、經費“三個穩定”,這符合農業科研規律。

  柑橘體系首席科學家鄧秀新院士說:“農業很多成果需要長期積累才能完成。以往我國農業科研按項目形式管理,3-5年一個項目周期,而很多產業育種周期很長,甚至十幾年到幾十年。如今經費穩定了,科研人員就可以專心根據產業需求進行研究,不必再換著名頭去申請項目。”

柑橘體系首席科學家鄧秀新院士在廣西靖西培訓農民

  在中央財政長期穩定支持下,體系中每個崗位科學家每年有70萬元、每個試驗站站長有50萬元基本研發費保障。這個額度可以讓科研人員在不申請其他項目的情況下專心把科研做下去。穩定了投入就穩定了研究隊伍,從而也穩定了科研大方向。

  穩定支持之后,體系要求專家們圍繞產業確定研究課題,著力化解科技與經濟“兩張皮”現象。課題來源于實際,成果應用于生產,考核機制也把促進產業發展作為首要標準,從“論文導向”轉變為“產業導向”。

  西甜瓜首席科學家許勇說:“現在農民需求就是我們的科研方向,瓜農有什么產業難題,會迅速反饋到體系,體系就會梳理和凝練出制約產業發展瓶頸問題作為重點研發任務。”西甜瓜體系集成熟化的“瓜菜輪作換茬”“配方肥施用”“瓜稻水旱輪作”等新技術,深受農民歡迎。

  體系打通了新知識、新產品、新成果快速應用到生產一線的通道。葡萄體系首席科學家段長青介紹,體系培育的“春光”“寶光”等品種,早熟、優質、豐產,經濟效益顯著,在河北、山東、天津等15個省市栽培,成為增加農民收入的農業產業之一。

  對于小品類、小產業來說,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更使其重新煥發生機。國家食用豆產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程須珍坦言,體系成立之前,全國專門從事食用豆研究的技術人員不到30人,科研經費更加緊缺,可以說舉步維艱,而現在整個產業每年有2000多萬元的科研經費,從事食用豆研究的專家也增加到了200多人。“體系為產業注入了活力,為科研人員帶來了動力,全體系人員就像站在起跑線上的長跑運動員一樣干勁十足,領命待發!”

  體系支持了谷子、糜子、燕麥、蕎麥、大麥、青稞、芝麻、胡麻、向日葵、蠶桑、甜菜、食用豆、麻類、兔、蜂等具有傳統優勢的小作物、小動物品種,穩住了研究隊伍,保護了品種資源,使研發工作迅速得到恢復、保持、發展和提升,有力推動和壯大了我國特色小產業發展,在推動農業“轉方式、調結構”、產業扶貧和農民增收中,支撐帶動作用越來越明顯。谷子糜子體系研發的高效生產綜合技術解決方案提高農戶綜合生產能力20倍以上,帶動涌現出一大批千畝、萬畝規模化生產的谷子新型經營主體。燕麥蕎麥體系篩選的耐鹽堿燕麥品種,每公頃能生產1.5噸籽實和2-3噸優質飼草,土壤脫鹽率達到23.7%,實現了“產糧產草增效益,減鹽減投益生態”的多重收益,被農民譽為“搖錢樹”。

  服務產業,推動現代農業高質量發展

  山東蒙陰縣臥虎山家庭農場的任慶梅最近特別忙,她家果園里生產的油蟠桃線上線下銷售正旺。

  任慶梅種植的油蟠桃正是國家桃產業技術體系崗位科學家王力榮培育的桃品種之一。王力榮告訴記者,他們形成適應不同產區、各具特色、可復制的桃產業綠色發展技術模式,全力支撐桃產業發展。如品種調整優化技術,突破了大果高糖蟠桃和油蟠桃品種,豐富了桃品種果實類型。種苗保純提質技術,應用SSR分子鑒定,提升苗木品種純度;研制苗木生產技術規程,提高苗木等級質量;優化抗砧無性繁殖技術,解決桃園更新再植障礙問題。

國家桃產業技術體系崗位科學家王力榮指導桃農

  在廣沃的田野上,處處可見國家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農科專家扎根基層、服務農業的身影,形成跨部門、跨區域、跨單位、跨學科解決產業重大問題的優勢科技力量。

  花生體系在河南正陽縣開展花生產業全鏈條科技創新,在縣域內實現了花生品種、栽培模式、產品開發等新技術的全覆蓋,推動了正陽縣花生產業的轉型升級。目前正陽縣已連續多年位居全國第一花生生產大縣,被譽為“中國花生之都”,“正陽花生”位居中國百強農產品區域公用品牌第九位。

  柑橘體系聯合福建各級農業科教單位,在漳州市平和縣小溪鎮積極選育推廣蜜柚優良品種、先進栽培管理技術和水果無害化生產標準,打造琯溪蜜柚主導產業。目前,當地琯溪蜜柚種植面積達到6.2萬畝、年產17萬噸,成為群眾致富的主要經濟支柱,年外貿訂單達到5萬噸。

  蝦蟹體系積極支持湖北潛江龍蝦品牌建設,將技術試驗示范工作放在潛江開展,培訓當地養殖戶,幫助潛江建立小龍蝦產品生產質量安全制度、開展“蝦稻共作”基地生產跟蹤監測。目前,潛江市蝦稻產業從業人數超過10萬人,“蝦稻共作”面積達75萬畝,龍蝦產量近13.5萬噸,養殖產值(含苗種產值)54億元,2017年全市小龍蝦出口創匯1.5億美元。

  此外,體系啟動建設以來,圍繞50個主要農產品,共建立了種質資源、土壤肥料、產品開發等科技基礎數據庫和生產形勢、成本收益、市場與貿易等產業經濟基礎數據庫共900余個,摸清了產業家底,為分析產業發展趨勢、服務生產決策提供了可靠的數據依據,這些為農業產業高質量發展提供了科學的決策參考和科技支撐。

  科技扶貧,激活貧困地區產業發展新動力

  貴州省威寧縣農民通過種植馬鈴薯人均收入增加1690元,馬鈴薯已成為當地脫貧致富的“金蛋蛋”,貧困群眾為這個被曬得黝黑的馬鈴薯女專家金黎平豎起了大拇指。馬鈴薯主要種植在貧困地區,是實現脫貧致富的重要農作物。國家馬鈴薯產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金黎平帶領體系長期致力于馬鈴薯科技扶貧,將馬鈴薯產業發展為貧困地區的特色產業。

馬鈴薯體系首席科學家金黎平在張家口張北當地企業示范中薯系列新品種

  治病找病根,扶貧要找“貧根”。貧困地區特色產業發展中普遍存在良種缺乏、品質不優、缺少適用性技術、產業競爭力不強等問題,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找準貧困地區特色產業存在的科技瓶頸問題,全力提高產業扶貧實效。涼山彝族自治州美姑縣位于四川西南部大涼山腹地,全縣295個村(社)有貧困村272個,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達9.7萬人。國家燕麥蕎麥產業技術體系提出“講給農民聽、做給農民看、教會農民用、助推農家富、帶動產業興”的扶貧思路,助力將種植苦蕎發展為當地脫貧攻堅的支柱產業。體系試驗站通過新品種引進試驗示范,篩選出適合美姑種植的優良品種,建立州、縣、鄉三級良繁體系,良種覆蓋率顯著提高,改變過去撒播、不施肥、盲目施農藥的粗放種植模式,推廣以小窩點播為核心的綠色栽培技術,帶動全縣10萬畝春蕎單產由原來的畝產100公斤提高到150公斤。目前,苦蕎產業已成為美姑農業支柱產業,春秋兩季種植面積18萬畝,總產2.7萬噸,產值1億元,一座座彝家村寨結出了科技扶貧的碩果。全方位引導農民增產增收,讓美姑縣貧困農民感受到體系濃濃的扶貧情,難怪彝族群眾紛紛豎起大拇指稱贊:“瓦吉瓦(了不起)!”

  從2014年開始,體系在新疆南疆四地州、秦巴山區、武陵山區、烏蒙山區、滇桂黔石漠化區、滇西邊境山區、大興安嶺麓山區、大別山區、羅霄山區、原中央蘇區等10個特困區開展科技扶貧工作,為641個國家級貧困縣建立了1721個產業技術示范基地,覆蓋了我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的77%。

  大宗蔬菜、西甜瓜、特色蔬菜3個體系合力幫助安徽岳西縣大力發展蔬菜產業,通過推廣山區生態型蔬菜輪作套種、避雨栽培、“茭白+甲魚”和“茭白+鴨子”共生等綜合生產模式,幫助5萬農戶通過發展蔬菜產業實現脫貧,使岳西縣成為安徽省首批脫貧“摘帽”縣。

  蛋雞體系聯合北京德清源龍頭企業,在內蒙古林西縣打造“科技團隊+龍頭企業+產業”的金雞產業扶貧模式,幫助林西縣成功“摘帽”。

  “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是扶貧工作的重中之重,圍繞深度貧困地區產業扶貧薄弱環節和發展需要,農業農村部組織體系專家摸清“三區三州”貧困縣產業實際,選配農業科技專家組建了544個產業扶貧科技服務團和技術專家組,實現“三區三州”165個貧困縣專家技術指導全覆蓋。專家們針對深度貧困地區自然資源條件等實際情況,構建完善符合當地產業資源環境的高效綠色種養模式和生產標準,開發簡單有效適用的“技術成果包”“產品成果包”“裝備成果包”。

  為更好服務支撐現代農業發展,農業農村部將聯合財政部繼續推進“體系模式”創新。廖西元表示,體系將繼續發揮好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緊扣產業需求,堅持問題導向,組織全體系科技人員加快突破國家需要、農民企盼、社會關注的產業技術瓶頸,推動科研、教育、推廣一體化布局,加速科技成果轉化應用,在鄉村振興、脫貧攻堅和高質量發展等方面提供扎實有效的科技支撐。

TOP 大发三分彩APP下载